夏一梦 传媒学院 何宁

   
泛黄的写页刻满了历史的年轮,暗沉的木桌古老的既失去了本来的颜色,烛火摇曳,在纸上跳出一个个光影,映出了破旧不堪的长袍,简陋的居室,却映不出外边这漆黑的夜空。长满了茧子的手指头,轻轻的,专注地横跨纸张,佝偻着背,眯着双眼,努力地搜索体味着题被的贤,历史之帐篷就这样匆匆开启。

                    起•见郑伯

   
金碧辉煌的大殿上,郑伯作着揖,象征天子威严的头此时低低的,足以显示他的诚意。两旁的官纷纷以窃窃私语,谈论着自家粗俗的表和补丁的服饰。曾几乎何时,我呢想像他们一致,入于也公共,为国,为老百姓付出好的力。安逸时,这个国度无情之管自遗忘,可当秦晋围攻,国家陷入水深火热之常,他们而把自家搬起,希望我扶她们解围。心中的不快虽然难平,但当时是本人之国,我的故里。怨恨只是秋,但老的爱却会绵延直到自己那个去。

                      转•劝秦伯

   
当自己毕竟爬下城墙,支撑着虚弱老迈的身体,见到计划着之关键人物——秦伯时,心中的撼动其实明白。“焉用亡郑以倍邻?邻的偏重,君之压为。”秦伯同脸正考虑的情态,战斗了那旷日持久,马上就好战胜回国了,此时倒是有人报他说,你直接还干错了,相信每个人迎这种状况,都要好好思量一番,。其实我心头也以诚惶诚恐,却惟独发一般信心十足的站于外的大营里,用我的大胆与萧索,给予秦伯下意识的认。

   
现在之他在左右摇摆,必须给重直接的理由。“若舍郑以为东道主,行李的往来,共其乏困……夫晋,何厌的起?”既然都说交者份上,为今之计,就只有摊开来说,才会也郑国获得一线生机。我的游说似乎由了意,大营里的秦国部将为还当思考应该什么选。我挂在十足诚恳的微笑,把手伸到了秦伯的前方,因为乱,手竟哆嗦了瞬间,幸好,没人瞩目。秦伯思虑再三,终于把象征结盟的手伸了出来,两手相握,我了解,郑国保住了。

                  合•秦晋散

   
围攻了大半日的秦晋大军终于排了,我穿过正节俭也干干净净的大褂站于城上,眺望着晋军离去的样子在风中飘落,耳畔一阵高过一阵的凡郑国人民的欢呼,“嗯,今天是只好天气,终于云开雾散了。”我倒下了城楼,走向了自家的命。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