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粒、花粥、程璧:歌声里是实在的融洽,她们的民歌唱出您的指南了呢?

他也是一束温暖明媚的阳光,一丝一缕透着疲惫又舒心的平易近人。

概括、直白却精致、震撼。

文||九宝宝    图||网络

你背对着山河一步步走向我

你脚踏着领土一步步驶近我

您打开了自己的形体

您唤醒了自家的耳根

——《祝星》

走吧 女孩,去看藏青色的朝霞

带上我的情歌,你迎风吟唱

露水挂在发梢,结满透明的迷惘

是自己终身最初的惆怅

——《恋恋风尘》

他只不过是唱了一首悲伤的歌,你就突然觉得感伤心也随着疼了

她只不过是送您一朵枯萎的花 也许只是刚刚猜中了你心里话

——《只不过是》

每一首歌都直白得不加任何修饰,却接连能在某个刹那间听见流眼泪。

污一点没什么,没必要装着祥和神圣的规范学淑女笑不露齿。

程璧的响声很柔美,语调有些迟缓,听她的歌有一种沉静安然的感受,仿佛可以弹指间把富有的忧患都抛诸脑后。

灯火阑珊 不见人影

空见一树花 在岁月无声里

——《立冬的夜》

他就像他歌声里表现的这样,不疯魔不成活。以最尽兴的情态做自己,不收任何自律。

想要自由,想要奔放;想任性叛逆;想桀骜不驯;想在人间里酣畅淋漓大醉一场。

爱就爱得轰轰烈烈、坦坦荡荡,把最由衷最热情的真情实意写进歌里。分也争取痛痛快快,不拖泥带水,不优柔寡断。

 老实,肆意洒脱的做协调,不必在意旁人的视角,不必在意旁人的见解,有和好的生活,无拘无束。

有人比喻,张悬是大海,雷光夏是星空,陈绮贞是日光,曹方是风,而陈粒是光和火。

但它精美的地点不在于那么些技能,而介于心思——每一个创作者内心最真实最坦诚的心思。

他是南开才女,旅日音乐人,是女神,是花房姑娘,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

在情爱的社会风气里,她就是控制。

多谢你这样美妙耀眼,做自我平淡岁月里星辰。

即便都是说话,也留恋片刻的稳定。

——《远辰》

总会有一天

总会有一个人

陪自己一块看花开

陪自己一同看流霞

——《少年的歌》

清唱的时候,也带着少女般的憧憬,期待为少年唱一首歌。

她说:“生存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有人说,文艺的人都不接地气,我说,这你早晚遭逢的是假文艺。要了然,真正文艺的人必然是:热爱生活的人。”

她是夜间的清风,缓缓拂过,带着寂静的芬芳,若隐若现。

新生,为了写歌,干脆退了学。许多媒体企业争着找他签约,她却一个也不接受。

03 程璧:我带你走进我的暖棚,你无法回避花的迷香

一把吉他,一支话筒,只要你有才情,尽能够把你的生活写进歌里。

把生活写进歌里,把诗意化作旋律。

粥叔伯学的正式是“机械设计创造机械自动化”,之后又转到了“粤语言工学”专业。

看本身痴狂还看我风趣又正直

要自身美艳还要自己杀人不眨眼

为我撩人还为我眼睛失神

图我情真还图我眼神销魂

——《易燃易爆炸》

莫不民谣的乐章不够精雕细琢,制作不够细致精良。

02 花粥:形单影只勇,天涯任我游

他只做自己喜爱的事,说自己喜好的话,过自己喜好的活着。

他把童谣唱成漂亮的歌,声音像山涧流水,静静流淌。

前几日糖糖就带我们来看一下我多年来迷恋的几位中国风女歌星。

在歌谣歌手的促进下,歌曲不再是遥不可及的艺术品。

平心静气的时候,逐渐静下来,像波动的水光。

她说:既然粉丝喜欢我的歌,这我就专心做好我的音乐。

或许你会说,流行乐带着它与生俱来的强行和偏激,创作者都是非专业人员。

01 陈粒:盼我疯魔还盼我孑孓不独活

姐是老中医 专治吹牛逼 感冒脑热血压低 跟自己没什么

您要吹牛逼 不如打飞机 又省钱来又过瘾 还一直不压力

——《老中医》

他是南部人,骨子里却带着北方妹子的不羁爽朗。听她的歌,像释放了心头的野马。

自我过去相信 ,这世上有一个温软的人

只为我悲喜 ,为本人阻挡着人间的辛辣

为了找到你 ,从未放过其他蛛丝马迹

而事到近期 ,终于领悟自己命里没你

——《遥不可及的您》

他得以做到一心不在乎舆论的下压力,不在乎世俗的见解。

尽管最终你走过我的社会风气,只留一道记念的大致,这段旅程也充足自己想起一生。

他唱爱情的歌多与悲伤有关,歌词里是一个勇于向往爱情却又模糊找不到希望的女孩子,有的时候听起来会莫名心痛。

我想这就是民歌。

在大多数人眼里,那么些乖张怪诞的女子有着类似偏执的发疯。

她带着他独有的日系小清新,温柔的把民歌和古典音乐融合在一块。当诗遇上了歌,会在简约的旋律里演奏出最动人的曲调。

他们在唱普通人的生活,而生存里大部分人都是老百姓。

来这世界走一遭,总要做四回自己。

随着赵雷的一首《蒙特雷》风靡全国,小众舞曲也渐渐走进我们的视线里。二零一七年流行乐走上了巅峰,天涯论坛云的引进也总在首页。一首第一节奏简单,歌词一贯,风格精致却直击人心的歌曲逐步的占有了一小片江山。

中国风我就不是为着哗众取宠而留存的。

可正由此,不论是歌词如故曲调都一向的赤裸裸,写词的人和听歌的姿色有更多一致的阅历,这比那么些无病呻吟的流行音乐来的实在,不创造。

从豆瓣小站的一首《老中医》一炮而红,粥大伯带着疲惫散漫的嗓音,捧着一把电吉他,扣着简单的和弦,唱出了一个可爱率真的女流氓的样子。

这就是自我爱不释手中国风的来由吗。

可她也有爱情的一面:要写一首歌,以喜欢的人的名字命名;要为了一个人,保留一个每场演唱会的画龙点睛曲目。

她只有随性,不做作,在协调的社会风气里任性。就像他的乐章一样,直白坦率,却能把人心灵最实在的想法表现出来。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