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我想有一间这么的屋宇

它坐标上海。哪怕雾霾蔽日,哪怕房租猛涨,在平素不博得自身想要的东西前,绝不撤离东京(Tokyo)。雾霾来了,少外出,出则必戴口罩;房租涨了,努力赚钱便是。但首都,只此一家。我爱好定福庄的农林传媒大学和咖啡馆;喜欢朝阳大悦城里的单向街书店;喜欢北二外对面的山城辣妹子火锅;喜欢同在迪拜的兄弟及容许在此工作的女对象;喜欢在京都的做事:编剧及某种程度上的自由职业。

十年,久是久了点,权作最终底线,许自己一个答应,去博,去争就是了。

至于窗外,最好有几棵树,什么树都可以,只要它是树。读书倦了,遥望窗外,肉色入眼,心悦之。

厨房是任重而道远,干净舒适为宜。电炉、烤箱、微波炉、洗碗机等必备。偶尔外卖解决午餐。时间充足,则自己出手。一周学一道新菜,不为过。伺候好和谐的五脏庙,读点《黄帝内经》。养生有道,不负己身。

关于其他,别无所求。

万一以上都无,能有一知心相伴者,可对坐,可谈笑,可互相,可共寝,可在路灯下夜踏雪路,可在曙光中漫步他乡,此生,亦足矣。

一张素朴的红色地毯铺满书墙前的空中。地毯上立一个长一米八,宽一米二的木头书桌。书桌旁紧贴落地窗的地方,立一懒人沙发。午后,慵懒在沙发上,抱一本书,揽一抔暖阳,读到夜降星起。晨兴,伏案书桌,落笔三千,不亦快哉。夜深,不妨择一影片,借助投影,将映像打在与书墙而对的墙面。小移沙发,沏壶好茶,良辰好度。

它不用很大,100平左右足矣。两间卧室,一个宴会厅,余则卫生间、厨房、阳台各一。假诺可能的话,辟一间小书房。若碍于空间有限,就把客厅改装成彻头彻尾的书房兼独立工作室。不要电视机及其配套设备。主观主义一堵非承重墙,嵌一排书架进去。将自身的一切藏书纳入其中,约有1000册。若藏书大于1000册,减除没资格峭立在书架上的书,一律送人或卖纸。

平台上,可以摆弄一些花花草草。有余力,造一袖珍的树丛世界未尝不可。像最强大脑里的“水哥”这样,用心经营。盆栽里亦有乾坤,鱼缸里可生百态。一处屋隅,便有一处美景的可能。

起居室尽量简单,休息之所,不必铺张。可操弄一些极简的灯,睡前阅读用。至于其他,实在想不出。不过一床丰厚的被子是必须的,像商旅这样。不知为什么,我偏爱旅馆的床被。可能是病。但本身不治。难得喜欢。

相邻要有超市,买新鲜的果蔬鲜肉。要有咖啡馆,最好在十分钟的步行路程内。去咖啡厅写字,是自己不宅的放量规范。半钟头内,可抵达一间拥有橙黑色灯光的独自书店。书店形式别具一格,有书桌,可以懒一天。电影院最好在三站地铁内,办张金卡,闲来无事就去探视。

我恨不得在首都有一所属于自己的房舍。

物件尽管首要,比不得人。枕边有热衷的人,心里才够振奋,不惧一切坚硬与妖邪。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