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是药,医你心病的药

图文/江小琦

或许,这么些世界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好

但似乎,也没那么糟

1

因果有缘

信吗?你现在所经历的上上下下并不是凭空出现的;它就像个圆,一个完全的圆,从何地出发也自然回到何地,即所谓的有因必有果。

乔布斯(乔布斯)说过这样一段话: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This approach has never let me down, and i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in my life.

译文如下:

为此,你要坚信,你现在所经历的将在您将来的生命中串联起来。你只可以倚重某些事物,你的直觉,命运,生活,因缘际会……正是这种迷信让自己不会失去希望,它让自家的人生变得非常。

缘何要写这篇文,不仅是因为昨天是感恩节,很早我就想动笔书写这世间温暖之事,只是眼睛看看的还不够,没有充裕素材,其实现在仍然这样。

自己从前有关系过帮我扎针缓解疼痛的中医,只是没这样详细;时隔一年,我记不起他的容颜,可是她的善心救了本人一命,我在人来人往地铁里无人问津,是他给了自己一个缓冲的机遇,直到韩小金和卡丽(Carrie)出现。

16年五月,我来例假,很疼,跟上司请了假回家休养。其实在出集团大门以前,一切平安,然而到地铁站可就没这样自然了,因着是秋日,风很大,地铁里的空调冷气也开的很足,一刹那间,我心如刀绞,疼的只想打滚儿,为了转移注意力,我拿出手机发了个动态,捉弄道:好像打个滚。额头起头渗水冷汗,没位子坐,索性找了个角落轻轻靠住,张大佳说:我也想打个滚,滚到你身边。从中关村到西单,十多站,硬是咬着牙挺了千古,我到前日都忘不了这种钻心刺骨的疼,好像有成百上千昆虫噬心,备受煎熬,从西单转车后,1号线的地铁仍旧拥挤,4号线上仍是可以找到座位靠,可在1号线就有点困难了,我一只手捂住肚子,一只手抓着一旁的扶手,面露难色,我大致能设想到顿时的神情,一定扭曲到变形了。

在此以前读初中时,大姨子告诉自己,她们寝室有女孩疼的能一只手把铅笔掰断,我满腹狐疑,怎么可能啊。女生再怎么娇弱,什么地方会疼到充分程度。现在自己信了,即便给自己一只铅笔,我也能一只手掰断。

旁边一位男生看出我不大对劲儿,起身走开,我很快站过去,靠在她事先的地点,一直到四惠东,我都未曾座位可以坐。列车上的人纷纷下车,人去车空后自己才下车。我索要换乘八通线到医科大学才能回家。平常一分半就能走完的路,我愣是爬不上去,好不容易爬上楼梯,看见平地,又恶心的想吐,靠着垃圾桶旁边的柱子吐了又吐,最后吐出来的是酸水还依旧不断。

自己给仙女打电话,她说让我打车回去,但实际我早已别无接纳了,也起绵绵身;我又给韩小金和凯莉(Carrie)打电话,她们说高速就来。冷汗已经浸透了脊梁,头发也是贴在脸上的,我开了相机,脸色煞白,毫无血色,原来电视机剧里不都是骗人的,人在患有时真的相会色惨白,想想都觉的好笑,我是多无知。

本身来看一个女孩平素在自家前方,犹犹豫豫的,想重操旧业却又止步不前,后来她鼓起勇气前来问我是否需要帮扶,我说不要紧,我就是肚子有点疼,我爱人很快就来接我了,不用顾虑,她才日渐离去;后来又来了一位男生,他还未开口,我就说:谢谢,我爱人迅速就来接自己了。但是我早已疼的多少神志不清了,蹲坐在地上,靠着大厅里的反革命柱子,迷迷糊糊间,一个中年男子过来,摇了摇我胳膊,他问我怎么症状;恶心,疼,当自身显露这四个词儿的时候,已经是有气无力了,他帮自己揉了揉脚踝。我说我例假,他问我年纪,我确实告知。未曾想她是个中医,刚出诊完准备回诊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布包,取出一根银针,帮我扎了三针,第一针下去,肚子更疼,逐渐的,好像从没事先那么疼,他说:你肚子里有胀气,平常毫无喝冷饮;我答到:谢谢。他又帮自己揉了揉,讲了有的注意事项,后来留下一张片子就出发离开了,很不满,这张名片搬家时不晓得放哪个地方去了,我一向未去她的诊所当面道谢。

韩小金和Carrie刷了卡扶我出去,说是扶我,倒不如说是拖,我一身没劲儿,动弹不得。下楼梯时,浑身发抖,右手先导蜷缩,逐渐握成一个拳头,坐上车后,师傅开了空调,我冷的打寒颤,直到他们关了空调和窗户,才稍稍好些,又出了重重汗,我怕自己再也醒不回复,让韩小金一向掐我的手;到家后,韩小金他们帮我脱了服装,又烧水帮我冲红糖水,贴暖宝宝,照顾自己睡下;五个时辰候后才稍稍有起色。

佛家有云:

因缘果报,因机缘果,

因无缘,则不果,机不投,因不果。

因,主因;缘,助缘;机,通积;果,结果。

因果相随,机缘自然,及时不到,因缘不生......如此使然。

本身不明了这算不算因果,但自己知道善有善报,这些世界不会亏待善心的人,可能从前问我路的人是他,也可能公交车上我给她让过坐,因果使然,如此而已。

2

善报终有

以此世界如故充满好奇、期待、可能性。

刚刚后天读完了《查令十字街84号》,这本被号称爱书人的《圣经》,曾在多部影视中被提及,首次知道这本书是《新加坡遇上曼彻斯特之不二情书》,汤唯和吴秀波通信,提到了它;第二次是《猎场》,罗伊(Roy)人在老白的病榻前读,正是这本书,便想着一定要拜读。也终于机缘巧合吧,周二在微信读书上,看到了上官文露讲书《查令十字街84号》,用了40分钟听完,又高效下载了,周三到星期五,每日上下班在地铁上读,耗时3个时辰1秒钟读完,感慨颇深。

记忆最深的是,Maxine给海莲的复信中涉及:这是一间活脱从迪肯斯书里头蹦出来的可喜铺子,假如让你看见,不爱死了才怪。店门口陈列了几架书,开门进来前,我先站在外场假装随意翻阅几本书,好让祥和看起来像是若无其事地逛书店。一走进店内,喧嚣全被关在门外。一阵古籍的破旧气味扑鼻而来。我骨子里不亮堂该怎么形容:这是一种混杂着霉味儿、长年积尘的气味,加上墙壁、地板散发的木头香……

令人只可以好奇这家书店的真人真事样貌。

实际上一贯到即将结尾,我都没有专注写信的时光,一贯到“我的小外孙女希拉(Sheila)已经二十四岁了”,我才意识到,他们早就通信长达十年了,伊始通信时,Frank家的二孙女希拉(Sheila)才十四岁,光阴当真如梭,如流水般急速划过。

多少个素未会晤的路人,紧紧因为买书而相知相惜,通信长达二十几年,而这二十几年间,海莲多次表示肯定会去United Kingdom看望他们,看看Maxine形容的店堂,不过从来到弗兰克(Frank)去世,海莲也尚未踏进过这一个迪肯斯(Dickens)笔下蹦出来的动人铺子。

那二十年间,海莲的剧本被搬上荧幕,海莲失业,海莲搬家,海莲看牙医,海莲给马克思与科恩书店的全部人员寄罐头、鲜鸡蛋、丝袜,娜拉(Nora)(Frank的妻妾)从邻居老太太这买来桌布当做圣诞节的礼金寄给海莲,弗兰克(Frank)尽心尽力帮海莲找书......一切的一切都在信中,都在这二十几年的信中。

弗兰克(Frank)曾代表,尽管自己开了书店,一定把最好的送给海莲,分文不收,因为海莲给她们的帮带实在是太多了,他们无以回报。

起初他们在通信过程中的称呼是中规中矩的,直到后来渐渐熟悉,称呼才变得熟练,陈建铭的翻译很成功,海莲的英俊可爱,Frank的绅士风度,拿捏的适宜。

海莲曾说:“我打心里头认为这实则是一桩挺不划算的圣诞礼物互换。我寄给您们的东西,你们顶多一个星期就吃光抹净,根本无须指望还是能留着过年;而你们送给自己的礼品,却能和本人朝夕相处、至死方休;我依旧仍可以将它遗爱人间而含笑以终。”

海莲一生都在帮剧场写剧本,名不见经传,但最后她和马克思与科恩书店通信的记录却成功了他,她起来名声大噪,但是马克思(马克思(Marx))与科恩书店却因为经济原因关门,尽管是《查令十字街84号》被搬上荧幕也无法存活下来。

摸清Frank离世后,海莲在最后一封信上写到:你们若恰好路经查令十字街84号,请代我献上一吻,本身亏欠他过多……

若时光果真无穷,或许她们有着的分手,都只是是指日可待的小别离,他们肯定境遇。

3

心是医你病的药

爱和善是以此世界上最可贵的东西,无法丢也不可以被施暴。

“一切都会过去的。”这句话,你是不是既想相信、又觉得不可能相信?它给人安慰,又会令人觉着是“不痛不痒的慰藉”。

新世相从前有篇关于现在很难过难过,半年后回访发现她们早就被治愈了,通晓感恩,心才会快乐;即使是走投无路也会绝处逢生。

梵高写过:即使花黄叶落,鲜活的性命也能绝地逢生。

张爱玲也写过:你就是医我的药。于我们而言,心就是药,当你迷惑不堪的时候,问问自己的心,就会有答案。

由心而来的东西就顺着心去呢。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