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鬼书(12)

             
上一章:大步步高朝(下)

                          [前言]

如今,项目标工作基本成型,业已走向规范,可近日又操起了旧业:原创音乐小说的炮制和写作,说来也算有点小确幸,接连三首随笔都被日内瓦一家媒体公司的如意,《蝶梦泪》
、《问天,现叫(缘字诀)》
、《单身不是罪》的打造编曲和单曲发行已经提到议事日程,还有第四首《姐也亟需爱》的DJ中国风小说的市场交易也在筹措之中。

于是,确实有点顾此失彼的感觉,由此,小说的编著,或多或少的都会有肯定影响,当然也会有众简友说了,你这是找借口,明明是改进动作慢,这一个可正是比窦娥冤呢,哦,外面下雪了,难道你没瞧见???

汉女~瑟

            灵异玄幻恐怖随笔《鬼书》

                    第十二章  瑟

高寒的凉风呼啸,天地一片苍白迷蒙,抬头仰望,此时鹅毛般的雪片越下越大,纷纷扰扰从高空中分散下来,给人一种悲怅凄凉的感觉。

再看迎接我们回京官兵的人马,越看越发蹊跷,横竖看上去,怎么也不像是迎接凯旋归京的风云,倒是太像押解朝廷重犯的架子,整个接迎大部队怒目圆睁,执枪亮剑,来势汹汹,此时的气氛仿佛被凝结一样,给人一种快要窒息的感到。

果真,将士归营后,我不仅没有被推举到皇宫后殿,却被她们请到了肩负刑部事务的廷尉府,这多少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并且像这样明显的奸臣逆党不仅不被收拾,竟然还一跃升职为控制国家生杀大权的廷尉,我了个去!

见此情状,我迅速诘问这贼官:”如此到底想要作吗?本将军又没违反哪些军纪国法,为什么把自身带到此地来?””自己做的事体自己还不精晓啊?”这狗官恶狠狠的说。”老子做怎么样了?你们胆子也太大了,竟敢非议朝廷大臣,我要见皇上太岁!””想见皇上,哈哈哈,真是个笑话!就是国君让自己来先问个通晓的!”

视听这话我一脸懵逼茫然,难不成这大汉主公和历史上发挥的反差那么这样之大,也是个昏庸之君?“来啊,左右,给咱们的李经略使赐座!”这狗官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同时捋着她这并不旺盛的寿辰小胡须,真是恶心他娘又死了两回,又被他恶心死了。

“老子不坐,本将军就习惯站着。”我昂首挺胸立在了她这大厅中间,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俺倒要探望这狗玩意到底要整出什么幺蛾子。“好呢,既然李军机大臣不留领人情,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这就有屎就拉,有屁就放吧!”气急之下,我也顾不上什么将军气概了,随之爆了粗口。

“大胆李骥,这里是廷尉府,不是您的将军营,你身为镇国军机大臣,位居高位,竟然视大汉威严为儿戏,勾结匈奴,私放对方败将,该当何罪?!”哇操,听到这里我气不打一处来这狗官,妈的,明明是她们私通匈奴,大战前把自己马腿弄伤,害自己差点命丧敌刃,多亏老子汉妻相救,把那厮刺伤逃遁,乖乖哦,竟然说自家通匈判敌,外婆的!这还有天理吗?真的是,欲加于罪,何患无辞?

这会儿本来血象不高的自己,现在实在高到了360度,立刻就要喷火点火,看这状况,我隐后的汉姑娘在自身耳边发话了:“笨蛋老公,你有证人和证据呀!”经此指示,我瞬间蒙过来了圈,对啊,我怎么,就那么昏,那么晕!急速高声应道:“你们简直太血口喷人了,我有知情人证据!可以证实老子的高洁!”“什么证据?”“我副将!”“你副将,哈哈哈,行,提他进入!”说那话的时候,这几个狗官竟然得意洋洋,此刻自家心想:“难道又要生什么乱子了吗?”

果然,我最操心的事,终于如故发生了,只见这副将在自身诘问她时还服服帖帖的,什么人知道进了廷尉府,扑通一跪,竟然大放厥词:“我啥也从没做,李将军非要污蔑我把他马腿搞伤,让自家认罪,我不认罪,他就要整我家人老小,给本人军法处置!”

视听那里,麻痹我真想上去踢她两脚,这反水反的也太快了啊?我正要辩解,何人知道这狗官即刻阻止:“这行,这就这么呢,事情已经一清二白,水落石出,赵副将你下去吗,揭露案情有功,我一定会上报朝廷,给您请功!”听到这里,我不禁黯然慨叹:“这人间还有黑白吗?何况那一个仍旧在千军万马的大唐盛世,就这么污浊横流,腐败,腐败,无处不在呀,黑暗,黑暗,千古不散!

行吧,你要玩我就陪你玩到底吧,心中这样想,我也准备下步,硬碰硬的跟他斗到底,我下尽心力,争取把我们现代文明的法治精神带到这一个三千年前的西晋社会去!

“我要见君王!我要见天子!”我气愤填庸,义正言辞!“你要见始祖,哈哈,你就死了那条心吧!”“什么人要见自己呀?!”一听那个声音,整个客厅的上下惊愕一片。“天皇驾到,尔等还不跪迎?”“太岁万岁万岁万万岁......”好嘛,说曹孟德,孟德到!

这狗官赶忙拱手附地像一只摇着尾巴的狗拜迎:“君主,老臣不知君主驾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只见汉武帝刘彻,看都没看他一眼,飞快奔向自家的矛头,跑上前来,双手一下爱抚起了自我的肩头:“李军机章京,让你受委屈了,御林军,来,给我把这些狗东西绑下去!”晕,剧情反转之快,真的使自己出乎意料。

“皇邯郸命,国王饶命,这么些都是燕王授意,与罪臣无关呀!”“是吧,燕王?还阎王呢,还敢非议我二哥?拉下去,天牢里给本人理想呆着,等孤有闲空了,再去伺候你那个估摸阎王的!”看来,真的是吉人自有天相呢,看来大汉依然出明君的呢。

“来人呢,把李令尹接回将军府,待明天上朝朕再议犒劳三军盛典之事!”汉帝刘彻长袖一挥,确有一代盛世明君的声势和风度。“起驾......”随着这老太监又尖又高的动静,这汉主公就像一阵风一样倏然则去。然,正当我出发要回府中,突然在本人悄悄传来一声:“将军且慢,在下有要事相报。”

本身一看,原来是廷尉府上的相当右监,“都督请附耳过来!”我把耳朵凑上去才通晓,原来,他所密报的是:汉姑娘瑟她爹,也就是汉武帝曾经朝中重臣,殿前大抚军主父偃被天王问罪,几乎满门抄斩,只有其女瑟,因姿容姣好,被好色之徒燕王刘定国偷留了下来,现在竟然被关在他独有的密室:优伶院里,受尽无情摧残和残忍折磨,据说因威迫其成妾不成,刚刚被赐予毒酒,如不快速前去阻拦解救,估算就不行丧黄泉。

一听这么些,隐在自我背后的呈魂魄状的汉妻,立时按捺不住了,突然一下跳将出来,这一显形不当紧,把右监以及廷尉府上下搞得及时鸡飞狗跳,嚎啕不断:“鬼呀,闹鬼了!”见状,我赶紧拦住了汉妻,瞪起双眼,装着很恼火的榜样,连声训斥道:“怎么搞得,我看您这些汉妻,现在曾经改成悍妻了,脾气怎么那么暴躁?吓到我们咋办?”

哈哈哈,如此埋怨着,我又不得不瞅着汉姑娘的视力,生怕她众人面前一点端庄都不给自家留,给自身个下不断台,还真没想到,这多少个瑟姑娘还真怪懂事情吗,快速赔笑说:“夫君,所言极是啊,望恕为妻失礼哈。”脸上笑着,可他的指尖突然狠狠的拧了自己一把大腿,并小声在自己耳边嘀咕道:“行,一会看本身怎么收拾你!”这娘们倒也学会了,当众一套背地一套呢,嘿嘿。

相差了廷尉府,我和瑟姑娘由刚刚那么些右监带路,一路狂奔,直赴燕王刘定国的充裕怎么优伶院,来到她这一个所谓的优伶院,乍眼一看,好嘛,即使这多少个庭院不大,但比起来皇家园林来说,也丝毫不差分厘,亭台楼阁,花鸟池鱼,美不胜收。

还别说这些廷尉府右监还真会来事,使了些银两,我们便大大方方从正门进去了他百般声色犬马的艺人密院,经院内仆人引路,很快到来了传言是汉姑娘所幽禁的住处,打开门不打紧,一看,这多少个和隐在我身后的汉姑娘瑟一模一样的才女,竟然一手端着一只铮亮的酒杯,一手垂在了反动的纱帐之内,脸色乌青,嘴角溢出了绿色的鲜血.....

        下一章预告:优伶泪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