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

图片 1

闺蜜间的关联就如跷跷板,必要某种平衡,那种平衡可以是形容、智商、事业成就或者家中背景等等,你来我往、此消彼长的,那友情才可能一劳永逸。而平衡一旦被打破,纵然心情再深,三个人也无可幸免地南辕北撤。

唯恐,所谓的闺蜜情谊从根本上就是一场齐趋并驾。

可惜的是,李子西直到30岁才想清楚那么些道理。

30岁在此之前,要说李子西最好的意中人那必将是唐倩。

她们俩从高一方始就是同班同学,那年,还不到16岁的李子西终于有所了人生中首个闺蜜。从此,五个人每天手挽手打水、手挽手上厕所、手挽手去做课间操、手挽手上下学,她们干什么都是手挽手,跟连体婴孩一样,一秒也不可以分开。

说起唐倩,在试验中学那只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仅人长得标志,如故个不折不扣的学神,高三整整一年愣是没跌出过年级前五,每一遍调考都稳坐第一考场第一行列。光是这点,就把李子西给比到不了解何地去了。

李子西,长相一般,战表一般,什么都相似,在母校啊,她就是那种一点儿银山也兴不起的人选,谁也不明了她李子西是怎么和唐倩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情人。

唐倩被分到和李子西同桌,老师管那叫同桌帮扶布署,跟先富推动后富一样的道理。唐倩是在书中找到黄金屋了,可她李子西呢,几时才富得起来啊?

不过李子西倒也是没心没肺,她一度认识到祥和不是学习的料,那战绩嘛,老是在一本线上下徘徊,爸妈也安插着只要她高考考砸就一直给送出国读本科。所有人都劝他向好朋友唐倩学习,可他即使不听,心想着:难道没有那语数外,我李子西就活不下去了?

大千世界常说,机会是留住有准备的人的,可是他们忘了那一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机遇叫做狗屎运。而李子西,就是尤其走了狗屎运的福星。

李父李母把出国留洋的钱都准备好了,结果李子西竟然超常发挥,高考考得比历史最好成绩都要至少高了30分!以前连上一本线都得碰运气,那下好了,直接碰撞了本土的一所主要大学。家里人笑得合不拢嘴,高校考上了,那留学的钱也省了下来。

在高考战表出来往日,没人相信她李子西能考上重点,更没人相信一直战表稳定的唐倩竟然也会马失前蹄。

唐倩本来是剑指南开交大的,那阴差阳错地考砸了,竟然和李子西一起报了师大音信系。考前五个人还在校友录里写着些痛心的青春告别,没悟现身在又改成了高校校友。

唐倩是既春风得意又苦于,快意的是和好爱人继续做同学,郁闷的是,自己日常的大成只是妥妥的保清华争南开,怎么偏偏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沦落到和学渣李子西做同学呢!

没过多长时间,唐倩就从高考退步的思想阴影中走了出来,因为她相信,是黄金总会发光的。

果真,唐倩那枚金子很快就在师范高校发出灿烂的光来。

平均分96,各项奖学金拿得手软,大三就接着导师发了两篇大旨刊物……唐倩又成了该校的风声学子,而李子西也照旧那么些讨厌上课、讨厌学习的李子西,真是别来无恙啊。

可是,作为大学生的李子西倒也没混日子,她摇身一化为了协会活动达人,每日儿地拉外联、办活动,屁颠颠地跟着经济经济大学的同校参加比赛、做项目。

教工点名,唐倩第一时间给李子西通风报信,期末考试,唐倩拉着李子西一起泡教室,给她划重点、答疑解惑。有唐倩大学霸做夯实的护盾,她李子西还怕什么?

就这么,唐倩顶着美观的女孩子学霸的光环,昂首挺胸地走在太阳大道上,而李子西眼也不抬地过着她的独木桥,几个人倒也各得其乐。

要说那对闺蜜之间的平衡是何时被打破的,那就得从结业那年说起。

培养不错的唐倩以第一名的综合战表被保送到北高校习大学生硕士,而李子西呢,父母强烈提出她出国好歹混个博士文凭,可她既没有丰盛卓绝的大成,也不曾其余学术热忱,于是想也没想就投入到找工作的部队当中。

活了二十二年,这或者李子西首回参预不以学习成绩为唯一标准的竞争。

固然一再碰壁,但李子西最终仍然凭借温馨好好的思维能力、表明能力和档次经验,被本地一家显赫的有价证券公司录用。

高中时被养父母劝着转了文科,高考甘休后,又以几分之差被第一志愿艺术大学刷到新闻大学。李子西的人生轨迹总是被别人规划,那照旧她头一遍听从内心,选用了温馨喜欢的金融行业。

收取offer的李子西快捷给唐倩报喜,可此时的唐倩还沉浸在梦圆南开的欢愉之中,在他眼里,能持续读大学生的好学生何人要去上班啊,上班的都是李子西那种成绩不佳的吊车尾。

她自然不亮堂找工作的苦涩,什么是五险一金她不打听,证券公司是干吗工作的她也不懂,只了解学渣李子西总算是从象牙塔解脱了,终于要进去社会自食其力了。

每户的结束学业散伙饭是一群人吃的,可李子西和唐倩就只愿意过二人世界。李子西祝贺唐倩终于弥补了高考的不满,而唐倩则笑着叮嘱李子西未来绝对不可以再偷懒了,一定要出彩干活、好好赚钱。

“今天欢悦,咱别喝饮料了,主管,拿两瓶米酒!”

“哎,我不喝酒的!”

“哎哎唐倩堂妹,人这一辈子能结业四遍啊?再不疯狂大家就老了!前天再做你的好学生,后天,就随即自己出色喝,好好庆祝!”

腐化那件事李子西是最熟习的了,唐倩拗不过他,只能乖乖拿起酒杯,想着自己即刻快要出发去日本东京,干脆豁出去陪李子西一醉方休算了。

多人推杯换盏、把酒言欢,那顿饭吃得那叫一个舒畅(英文名:Jennifer)。很多年后,每当想起唐倩,李子西都会无限怀恋那些喜欢的夜晚。

正规入职未来,李子西深感自己跨行业的力不从心,只好使用业余时间加倍努力,查资料、看案例、听线上课,后来索性报了经济标准的在职硕士。李子西是鹤立鸡群的志趣导向型人格,不欣赏的工作根本打不起精神,感兴趣时觉得浑身都是劲儿,使也使不完。

唐倩吓了一跳,原来学渣李子西也会积极学习?

“你说您一个学音信的,干嘛去干金融,当然比不上人家科班出身的。”

“你又不是不知情,当年自家是想报管理大学的,还不是因为分数不够。现在毕竟自由了,我当然要挑选自己喜欢的劳作,要不然生活得多没看头!”

“我是顾虑您太难为……”

“嗨,没事,不懂就多花点工夫学呗,要不然怎么赚大钱!”

李子西豪言壮志、信心满满,唐倩却在心中嘀咕,现在想着要赚大钱了,上学的时候怎么不尽力吧?唐倩倒也不是瞧不起李子西,只是为他心痛,那最高尚的高等高校生活,她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唐倩终究照旧眼光短浅,她不驾驭高校里最看中的学习成绩可不如果职场的试金石。李子西在母校是学渣李子西,可是在商家她却是工作狂李子西、拼命三郎李子西。职场三年,她起早摸黑、兢兢业业,一步一个脚印地,愣是闯出了一片小天地。

唐倩是小地点来的,没那么高眼界,只盼望着毕业后能找份祥和的干活,在省会C城扎下根来。但李子西不等同,她心底是有星辰大海的。于是,在唐倩硕士结业那年,李子西递交了辞呈。

闻讯李子西要跳槽去一家阿布扎比的港资企业,唐倩颇有些泄气,自己才刚回,李子西马不解鞍地就要走。

“现在的干活干得不顺心吗?”唐倩问她。

“不不不,就是想去个更大的平台。卡萨布兰卡和Hong Kong,都是一线城市,机会多,想去看看。”

“我认为留在C城挺好的,那边好是好,可是,多少路程啊……”

李子西可受不了唐倩那一副高校派的腔调,于是只笑而不答。唐倩她一个在高等学府里待惯了的乖学生,哪儿能懂职场生存法则,说再多也是徒劳无益。

而唐倩呢,一边聊天一边不由得地臆度着前边的闺蜜。她只得认同,李子西自从参与工作的话,颜值、气质和衣品都可谓是联名抬高。

李子西固然长得是小鼻子、小眼睛的,但俗话说得好,一白遮三丑,再添加一张巴掌大小的长方型脸,倒显得五官小巧精致起来。而她的穿着打扮,则统统配得上“时髦时髦”四字,浑身上下散发着职场女性的老到与睿智。

再看看唐倩,即使五官端正,可这一年到头也是半袖衫加打底裤的反衬,青春朝气倒是有了,可即便缺了些尤其。单论个人魅力啊,也真正是差了李子西一大截儿。

唐倩突然间感到一丝怅然若失,她并不是个傲然的人,可为啥就是力不从心承受他的闺蜜变得比自己好啊?

而是话说回来,唐倩毕竟是天之骄子,所以在找工作那件事上如故比较顺遂的。

衡量再三,她拔取了C城最大的一家媒体企业做情报采编,月薪6000。那样的月薪酬在本土的结束学业生群体里相对是格外可观的,但唐倩哪个地方想获取,此时的李子西早就月薪过两万了。

两年未来,当唐倩第二次来卡塔尔多哈找李子西时,她才意识,李子西早已不是当场的李子西了。现在的李子西背着LV,开着奥迪A8,住在平均租金5000元一个月的小区,每日请唐倩吃的都是最正宗的港式餐厅、粤式餐厅,光是看看菜单,那价格都能把人吓得没了食欲。

唐倩第四次来布里斯班时才刚大学生结束学业,找李子西蹭吃蹭喝也是心安理得,毕竟那时候他仍旧个学生,没有钱的概念,吃了喝了就忘了,也看不出李子西背的是怎么品牌的包、戴的是不怎么价位的表。

可近期分化了,她也工作了两年,凡事都在内心算了笔账,那账算着算着倒算心虚了。她考虑着,李子西招待他花了那般多钱,日后等她回C城,自己怎么还得起那几个情呐。

唐倩假装漫不上心地聊到了李子西的入账。

实际上,李子西刚加入工作时就和唐倩分享过自己的工钱待遇,可眼看的唐倩还在读研,事不关己,也就只是听听罢了,左耳进右耳出的。时至前日,当唐倩也坐落职场,对这几个话题一下子变得灵活了众多。

李子西先是一愣,薪酬那种事儿明摆着是不便民披露的,但面前人不是外人,而是自己最好的闺蜜啊,她既然开口问了,自己也绝非不说的道理。

可李子西很快就犯了难,怎么说呢,在C城传媒公司任职大致是个什么样收入水平她心里有数,如实说吧怕打击到唐倩,毕竟自己的进项极有可能曾经是他的六七倍了,而且干她们这一行拿的可不是月薪,还有各类项目提成、季度奖金,总不容许事无巨细。

撒个谎呢,那岂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

李子西想了想,干脆报了个底薪打算蒙混过关,但即便只是底薪也把唐倩吓了一跳。

就凭他,李子西,一个月能挣这么多?一个不学无术的学渣、一个什么都不会的逃课大王,居然青云直上了?唐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趟阿布扎比之行多少有点扫兴,学生时代的唐倩是抱着玩儿的心绪去的,而现行,或多或少也有点比较的情趣在。这不比还好,一比她内心就不平衡了。

李子西不就多干活儿了几年啊,怎么转眼就成为人上人了?唐倩不知晓了,自己985本科、哈工大硕士,年年三好学生、国家级奖学金,各个注明把简历都写满了,怎么就比但是她李子西呢?那书读得多还有错了?

他私下决定,将来绝不再去日内瓦了,一来免得欠外人情,二来也不一定让祥和窝火。

要说那人啊,一旦见过了场景,就便于变得不满意。唐倩就是这么。

本来吧对工作或者挺顺心的,现在回过头想了想,什么狗屁消息美丽,大概是一钱不值。

干活两年了,那薪金涨了跟没涨一样,照那样下去,即便再给她三年、五年也不会有多大改革。她算是看精晓了,在她那几个行当、这些职分,要想达到李子西那种薪金水平,简直就是空想,天方夜谭,白日做梦!

她安慰自己,哎,那卡萨布兰卡究竟是一线城市,C城哪能和卡拉奇比啊,这么一想心里倒是平衡多了。但是,那种遮人耳目只维系了不到一年,当李子西把他非常开着奥迪的投行男朋友带回C城时,唐倩甚至觉得她和李子西之间的差距一度超越了七个阶层。

在遭逢邓伦(英文名:dèng lún)此前,李子西压根儿就不信任这几个世界上有啥一往情深,但是邓伦先生可不是一般人。假诺说李子西是雷电,那邓伦(英文名:dèng lún)就是火石,三个人一点就着,爱得那叫一个不行救药。

李子西第一时间把邓伦先生带回了C城,自己交了男朋友,当然要给闺蜜唐倩来把把关。

“你好,我叫邓伦先生。”邓伦(英文名:dèng lún)是地道的湖南人,又在香港(Hong Kong)待了五年,难怪她的汉语说得那样蹩脚。

唐倩友好地笑着回答,顺便打量眼前的相公。邓伦先生不愧是投行精英,言语行动间都透着风姿潇洒、神采飞扬。

邓伦(英文名:dèng lún)和李子西说话时,总是习惯性地用汉语,聊到和唐倩有关的话题,他又憋着这口蹩脚的国语参预其间,礼貌而又温柔。

某个时刻唐倩感觉那桌饭吃得怪窘迫,即使并非有意,但对面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普通话对话,就像是自动屏蔽一样,她接近在局中,却至少是个陌生人。唐倩颇有些感慨。

接受唐倩的请柬时,李子西着实吓了一大跳。

三个月前才刚听说俩人约会来着,李子西也没往心里去,毕竟唐倩相亲那事情也不是头一遍儿了,平日都是连连了之的。可那三次怎么这么快?作为闺蜜的她都还没赶趟检验一下以此男朋友,唐倩怎么说嫁就嫁了?

李子西一个对讲机就打了过去。

“怎么回事儿啊?那才谈了多短时间啊,就决定嫁了?”

“我都28了,家里催得紧哟……”

“那一个徐……哦徐海,人什么啊?可信吗?对你好不佳?”

“嗯,他是C城当地人,公务员,岳父三姨从前是中学老师,家里条件还足以……当然了,跟你和邓伦(英文名:dèng lún)肯定是不可以比的……呃……不过在大家那儿也还算是很科学了……对我也挺好的。”

唐倩说得登高履危,李子西听得也是怪别扭,那不聊徐海呢吧,提邓伦先生干嘛?

“房子怎样的,都搞定了?”

“嗯,上个月刚付了首付。”

“酒席都订好了?”

“嗯,年底的酒席可难订了,我那都提前七个月了。你到时候有时光回到吗?”

“废话!你办喜事我怎么样也得赶回来啊!”

“那就像是此说定了,你然则我唯一的伴娘。”

挂了电话,李子西认为挺郁闷。从前多少人是无话不谈,可那工作的年月越久,不仅关系少了成百上千,关系也愈发淡了。现在,唐倩连结婚那样大的事宜都不提前告诉她,就那样悄无声息地决定了。

李子西不清楚的是,其实唐倩早就和徐海确认了涉嫌。当唐倩正准备告知李子西时,李子西却超过一步带来了他的男朋友。也不知怎的,见着邓伦先生将来,自己的这一个好新闻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唐倩那婚结得并不顺手,两家人为了买房的事务闹得不亦乐乎。

徐家说买房子只拿得出35万,唐倩的父阿姨可不乐意了,这市大旨的屋宇首付少说也得50万吧,他们说那话是何许看头?车他们唐家已经出了,难道那房子的首付也要女方掏?哪里有其一道理?

徐家说先买个八九十平的,将来再换,唐家百折不挠一步到位,要不然未来生了男女怎么住?徐家说干脆买在三环,均价便宜,可以拿个大户型,唐家坚持不渝要在市中央,唐大妈说了,那房子买来买去最重大的就是区位,区位不好根本就升不了值,三环的房屋哪个人稀得看呀?

两家人明里争、暗里斗的,唐倩和徐海夹在当中,好不难受。唐倩是错怪,可徐海心里也不对,五人满腔的怨气,又不可以往父四姨身上撒,便只好互相加害,三天一小吵、二日一大吵,根本没体会到要结合的兴奋和甜美。

那还没成家吧就这么多抵触,结婚将来可如何做啊?唐倩是有苦说不出,当初是想和李子西吐槽来着,然则瞅着她和邓伦(英文名:dèng lún)一脸的笑容,到嘴边的话硬生是咽了下来。

于是这一拖再拖,唐倩硬是拖到了酒席订好、婚期将至,才把任何对李子西和盘托出。

再深的心境都抵不过时间和离开,那老话啊总归是有它的道理。

三个月后,唐倩和徐海在台上沟通戒指,伴娘李子西在台下哭花了妆。

李子西和邓伦先生再次来到C城是在7个月后,两人联手休长假。

“你们这一次回去要待挺久的哎,有啥样打算?”唐倩一边接待他们喝茶一边问,她感情很好,因为那依旧李子西和邓伦(英文名:dèng lún)第一遍来协调的新家做客。

“带她逛逛C城呗,看看我的邻里。”

李子西笑着望了望邓伦先生,没悟出邓伦(英文名:dèng lún)紧接着补了一句,“对,顺便来看看房屋。”

“看房屋?你们要在C城买房啊?”

李子西知道唐倩为房子的事宜没少费功夫,本来就犹豫要不要把买房投资的打算告诉她,那主意还没拿定呢,邓伦(英文名:dèng lún)竟然口无阻挡地就给说了出来。

“嗯,就看看,看看而已……”李子西抢着回答,并狠狠踩了邓伦一脚让他别再说了。

李子西启程回卡塔尔多哈的那天,唐倩一早晨也没睡好。

锦绣花园,C城市宗旨良好的楼盘,如故江景房,均价三万多,当初要买房的时候,那楼盘她是连想都不敢想,就是现在那新房,也是两家人团结才好不易于凑齐了首付。结果人家李子西和邓伦(英文名:dèng lún)五个人从阿布扎比飞回来,前前后后看了不到一个星期就拍板付款了。

她的苦心经营,在他们的社会风气里竟是如此的不费吹灰之力。他们尤其潇洒,唐倩越发觉得温馨的落魄。

躺在两旁的徐海嘀咕着:“你那闺蜜真有钱,做什么的哟?”

唐倩没答应,她也说不出李子西具体是做哪些的,初叶她未入职场并不爱慕,后来等李子西真的得意了,她也不佳意思再刨根问底了。

“锦绣花园啊,一百二十平啊,那首付得多少钱啊,说买就买了……人这还不是婚房,不是刚需,是投资,投资啊!”徐海不顾唐倩的无言,继续说,“大家投资就是买买基金啦、买买余额宝啊,人家投资的是怎么着?是房产。

“大家单位丰裕小李,你记得吗,八千多一平买的,现在都涨到一万八了,你看看……什么人不驾驭这房子是最保值的货品啊!可根本是买不起啊……”

“你就理演讲说说,有其一日子不如读书旁人是怎么赚钱的!你就说邓伦先生吧,人家也比你大不断两岁,看看她,再看看您。”

“我怎么了?人比人气死人,你懂不懂?”

“没见过要女方掏首付的,又不是什么样好房子……”

“我说您无时无刻翻旧账有意思吗?我家条件如同此,我买不起锦绣花园,我不是土豪!我告诉你,不是人人都得以嫁给土豪的,你就没那么些命!”

唐倩心底清楚得很,李子西不仅是嫁给了土豪,人团结也算半个太太。这何地只是徐海比不上邓伦先生的难题,她唐倩也被李子西比体面无完肤。

唐倩想不通,自己那二十多年向来是老人口中的榜样、老师眼中的好学生、领导专程强调的出色人才,怎么一夜之间就突然变得那样平庸?找了一份普通的做事、嫁给一个小卒、住着不大不小的屋宇,虽说那日子过得是不温不火的,可怎么看也不像个战败者,但为啥自己却的确地感觉了输家的心灰意冷呢?

唐倩这辈子顺风顺水惯了,怎么也承受不了当下这蒙受。

李子西的婚期确定时,唐倩已经怀胎七个月了。

李子西劝她索性别来阿布扎比了免于折腾,可唐倩思来想去照旧决定要亲自参加,多个人到底是十几年的闺蜜,自己哪有不去的道理。况且他结婚的时候,李子西不也远远地从卡塔尔多哈赶回来了啊?她不光给协调包了几千的红包,还送了一套Sony的家园环绕音响。

想开礼金的事,唐倩又犯了难,按理说那送礼你来我往的,人家送了情你得还啊,不说比李子西送得多,但最少也不可以差太远呢。可李子西那红包加音箱,加起来怎么也上万了,那对于她那个工薪阶层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

况且眼下那孩子马上快要生了,到时候少不了要花钱的地方,真的有必不可少咬咬牙来还以此英雄的人情吗?

唐倩望着家里的响声,真希望李子西当时没送。

李子西和邓伦先生的婚礼是露天草地式的,各处的鲜花和气球,餐桌上五颜六色的酒水和糕点,看得唐倩好生羡慕,那才是他最仰慕的婚礼啊!

这一次换唐倩在台下哭花了妆,为李子西终于找到幸福的归宿而喜悦,不知怎的,还有些对友好的不得了和同情。

李子西和邓伦先生在日内瓦的婚房比自己家还要大,卡塔尔多哈的房价她心里有数,二手房均价都要5万多,房子又在市主题,那首付没有二百万平素拿不下去。再加上以前在C城投资的那套,人家手一挥就是几百万,再看看自己吗,一百七十万的房屋还得背贷三十年。

人和人的差异可真大。

唐倩的宝宝做周岁诞兔时,李子西又送来了一堆婴幼儿用品,都是她去澳大利亚联邦(Commonwealth of Australia)旅行时特地买回来的。

“我跟你说,这个都是进口的,我只是在网上查了攻略的,那多少个牌子口碑越发好。你看,那尿不湿的棉质,很亲肤的,冬季用也不会捂出痱子……

“那么些是宝宝服,你看,这是一岁婴孩穿的,那是两岁宝宝穿的,还有三岁的、四岁的。我跟你说啊,那孩子一年一个样儿,衣裳年年都得换,我那尺寸都是问了导购员的,应该都能穿!”

唐倩瞧着风风火火的李子西,想着自己欠他的人情怕是恒久也还不清了。

“子西啊,又让你破费了……”

“没事儿啊,我就顺路带的也不费事。再说了,我也得提前学着怎么做大姨嘛!”

“那怎么……子西呀,未来就别给自己买这么多东西了,实在是太贵重了,我这……也不知晓能给您点什么……”

李子西知道唐倩并不是个会说客套话的人,看来她十有八九是认真的了。想着方今他绕着弯子拒绝自己好两回了,李子西心里也打起了退堂鼓。

人与人相处的老大度她根本是不领悟的,从前和唐倩的来往自由潇洒,也不必要控制这些度。

高中时,李子西每便考砸,家里都会断了她的零钱,于是唐倩就请他吃零食、喝奶茶、买杂志,李子西的生存品质一点也没下跌;后来李子西插手工作了,每一次和唐倩出去吃饭都是他请客,她总说自己那是援救穷学生,做好人好事。

学习的时候多个人都没想过要把那账给算清楚,现在长大了,有钱了,也单独了,反而要在心头算出个几斤几两来。

李子西也懂,近来三个人以内的你来我往早已不是当年一顿饭、一杯饮料那么粗略的了,自己没心没肺地对唐倩好,但是站在对方的角度,却不可防止地有些炫耀或者施舍的意思。

李子西终于发现到,她和唐倩的关联再也不像曾经那么不分你我了。既然现在的唐倩须要以此度,那自己就给他,冥思苦想地给,如临深渊地给。既无法过分干预,也不可能显现得漠不关怀。

和唐倩的那段关系显明已经变了质,还要假装一切一如曾经,李子西突然感觉到那人情世故的经纪真令人心累,连最好的闺蜜也不可能免俗。

把家长接到费城事后,李子西再也没回过C城。三人过着各自的活着,联系也一日比一日少了,偶尔回忆起以前的交情岁月,仍然感慨万分。

30岁生日这天,躺在床上的李子西收到了唐倩的短信,只简简单单的多个字:生日高兴,平安,幸福。

他瞧着那条零点准时送达的音讯发起了呆,十四年了,和唐倩认识十四年了,每个生日她都是首先个送上祝福的人,直到今日也不例外。

那儿,邓伦先生从大厅走了进去,手上抱着一大捧红玫瑰,“亲爱的,生日高兴。”

李子西情难自禁地笑了起来,“那花儿哪来的哎?”

“不报告你。”邓伦先生笑得深情,一把揽过李子西,在他的额头轻轻一吻。

李子西牢牢抱住她,那一刻她如实地感觉了长治、幸福。

以至于忘了床上仍亮着屏的无绳电话机,忘了那句编辑好的“谢谢”还安静地躺在草稿箱里。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